关闭

带着双胞胎儿子骑车征服美洲

2010-09-17 14:35:41 作者:庄清湄 来源:外滩画报

\

数年前,美国教师夫妇约翰·沃格尔和南希·沃格尔放弃教职,租掉房子,给双胞胎儿子办了退学手续,带他们踏上了自行车征服泛美大陆之旅。他们不仅要克服路上的困难艰险和内心软弱,还得应付外界的种种批评非议。近日,他们接受了《外滩画报》的专访,畅谈了带着双胞胎儿子去旅行的经过:“那些认为我们迫使自己的孩子骑车的观点实在荒谬至极。我相信他们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孩。”

两年前,约翰·沃格尔和南希·沃格尔(John Vogel and Nancy Vogel)放弃了各自的教书工作,给两个双胞胎儿子办理了退学手续,把位于爱达荷州博伊斯郊区的大房子租了出去。他们把所有的家当绑在两辆单人自行车和一辆双人自行车上,然后开始了一场北起阿拉斯加油田、南至阿根廷最南端的泛美公路之旅。

到目前为止,沃格尔一家已经骑行超过2万多公里,而当他们骑完剩下的7000公里到达最终目的地的时候,正巧是他们的双胞胎儿子的13岁生日。整段旅程耗时3年,而且如果他们能完成这趟旅程,双胞胎兄弟——达利尔和戴维(Daryl and Davy)——将成为泛美自行车之旅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年轻保持者。

但就在今年6月,当沃格尔一家在翻越秘鲁高原、与高原反应做斗争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处于一场媒体批判的风暴中心。批判起始于一些网络博客主。一位名叫布莱恩·丘本(Brian Cuban)的社交媒体评论家撰文道:“他们到底遵循着谁的梦想?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同时,另一些人质疑沃格尔夫妇利用双胞胎儿子达到自己的目的。华盛顿伦理培训公司ProEthics的主席杰克·马歇尔(Jack Marshall)说:“迫使孩子们在自行车上过父母们选择的生活,长远看来是对孩子们的虐待和剥削。”此后不久,国家级媒体开始发表评论,南希·沃格尔忍受了一段时间以后,开始在《华盛顿时报》、网络杂志《沙龙》上撰文,甚至在电台做节目,回击诋毁者。

无论哪里都能睡

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沃格尔夫妇承认泛美自行车之旅这个决定确实和双胞胎孩子没什么关系,南希·沃格尔说:“当我们最初决定启程时,完全出于我和约翰的梦想。”不仅如此,自行车之旅的决定还源自两人的中年危机。“约翰结束了一天疲劳紧张的工作,回到家,说:‘让我们短暂休息一下吧。’我们出门,决定给他买一辆鲜红的法拉利自行车,他选了一辆双人自行车。”

就在关于沃格尔一家行为的争论甚嚣尘上的同时,16岁的美国航海家阿比·森德兰(Abby Sunderland)航海到印度洋时遭遇了一场暴风雨,让她成为全球最年轻的单人环球航行女性的梦想化为泡影。几周之前,17岁的澳大利亚女孩杰西卡·沃森(Jessica Watson)虽然成功地实现了环球航行,但是她没有按照规定的线路完成,所以也没有打破世界纪录。

越来越多的十几岁年轻人热衷于争抢各种极限运动的世界冠军。5月,13岁的美国人乔丹·罗梅罗(Jordan Romero)打破纪录,成为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年纪最轻者。

对大多数同龄人来说,13岁只是他们考虑能不能独自步行去上学的年纪。1月,17岁的凯蒂·沃尔特(Katie Walter)成为全球成功抵达南极的最年轻女性,她战胜了扁桃体炎、高原反应、恐慌心情,在圣诞节这天用两颗费列罗巧克力庆祝自己完成了112英里的长途跋涉。

沃格尔一家是顽强的,也许一开始时,梦想只属于某个人,可是现在,梦想成了一家四口的共同野心。南希·沃格尔说:“双胞胎兄弟的主动性非常强。在秘鲁北部,我们经历了一段毫无快乐可言的旅行时期。天气很热,我们每天顶风前进,旅馆环境恶劣,食物也极其可怕。我已经随时准备好认输了。如果双胞胎兄弟只是为了让我们高兴才忍受艰苦的旅程,我确定他们在那个时候会说,好吧,我们回家吧。正是他们的决心让我一直前进。”

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泛美自行车之旅前一年,沃格尔一家骑过一段环美国和墨西哥的15000公里的热身之旅。出发10天后,戴维说他受够了,他想回家。南希·沃格尔说:“我和约翰开始打包了,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孩子们不乐意。我们放弃了工作,买了一辆贵得离谱的自行车。但是我们知道,如果孩子们不快乐,我们也没机会骑它。”

因此,南希·沃格尔把戴维叫到外面,告诉他,如果他能坚持骑到南加州,她将带他去迪斯尼作为奖励。“他朝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说愿意坚持下去。当然,他不知道离加州还有几千公里。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们能穿过沙漠骑到海岸线,他就会开始开始喜欢骑车了。”

当沃格尔一家从阿拉斯加出发时,类似的动摇也发生过一次。为了有机会夺取吉尼斯世界纪录,他们必须从荒凉的道尔顿高速公路出发。“这是一片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整整800公里没有人烟,众所周知是全美国最难走的自行车路线。”

结果,南希·沃格尔低估了一家人需要的食物量,因为双胞胎兄弟的食量变成了平时的3倍。当他们骑到半路的时候,吃的东西几乎颗粒无存了。一群更专业的自行车手救了沃格尔一家,给了这家人一些冻干食物。“如果不是遇到他们,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泛美自行车之旅的早期,南希·沃格尔说她很担心,不知道每天晚上睡在哪里,但是两年后的现在,她知道无论哪里都能睡。“我们睡在一个死去的淘金人的家里,睡在周围车辆以80码速度驶过的州际公路上,睡在有游泳池的小屋里,睡在阿拉斯加的管道里,更多的是睡在路上遇到的好心人的家里。”

双胞胎儿子的交友难题

总的来说,沃格尔一家每天的骑程是50公里至80公里,但高原地带每天的行进速度只有30公里至60公里。他们试着每月能有12至15天的休息日。他们所到的最高海拔是在4528米的秘鲁南部,赶路最多的一天骑过143公里。

沃格尔一家现在每天的生活费是50美元,其中50-60%的生活费是出租位于爱荷华州的房子所得,其余的花费则来自网友的捐助和南希·沃格尔发表的文章稿费。如果资金仍然不足,沃格尔夫妇则要动用自己的退休基金。“我们觉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这段时光非常值得,就算我们将来得多工作几年。那些认为我们迫使孩子骑车的观点实在荒谬至极。我相信他们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孩。”

沃格尔一家在旅途中经历了很多神奇的故事,但他们也遇到很多危险。在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省,戴维被一只熊追赶,强烈的顺风和陡坡才让他得以逃跑。在秘鲁的La Joya,达利尔生病了,但也必须咬牙推车前行55公里穿过酷热的沙漠,因为周围根本没有树荫供他们休息乘凉。

\

除了路途中的险境,沃格尔一家还面临着很多问题。双胞胎兄弟正处于需要学习人际交往的时候,却远离了同龄人。南希·沃格尔承认这是一个问题。特别是戴维,他常常提到要和朋友聚会。“我知道他们没有和伙伴建立长期友谊是个问题,但只是有很多好处的旅行附带的一个缺陷。在家里的时候,我和我的丈夫是老师,花在其他孩子身上的时间比自己孩子身上的时间多。父母能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就是和孩子们待在一起。那正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

那12岁的双胞胎兄弟是怎么想的呢?每天白天和父母一起骑车,晚上还要和他们一起挤在帐篷里,不会觉得厌倦吗?“不会啊。”会不会不想骑自行车呢?“很多时候我都有这种感觉,特别是要起很早打包行李而天又很冷的时候。”他和朋友们有联系吗?“我给一个叫亨特的朋友写电邮,可他很长时间都没给我回信了。”他是怎么看待对他们父母的指责?“非常荒谬。人们应该做他们想做的事,而不是做其他人希望他们做的事。”

相反的意见一直存在,伦理学专家布莱恩·丘本认为,就算沃格尔一家的主观意愿是好的,也不意味着自行车之旅对双胞胎兄弟就一定是好的。“他们只强调孩子能从旅途中得到什么,但是他们怎么知道呢?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秀的氛围中,鼓励所有人做些惊天动地的事来。对父母好还是对孩子好的界线也混淆了。家长们的目标凌驾在了孩子的目标之上。”

沃格尔一家的旅途仍在继续,他们相信通过行动能让批评者们闭嘴。他们还在南美一路行进,脑子里想的已经是回家以后的事了。双胞胎一路上都由他们的父母教授书本知识,约翰·沃格尔教他们科学和数学,南希·沃格尔教他们英语和艺术。“回去以后会很艰难,因为他们和同龄人的生活有太多的不同。从教育的角度讲,他们比起同龄人要高出很多。他们不能光坐着等待。”

[错误报告] [推荐]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推荐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